安冉他们来到别院,此时,请来的大夫正在为安六郎和七郎会诊,安谨、林音、以及安清还有几个安家子弟也都在一旁守着。

    所有人的没有说话,全都看着床上昏迷的人,眉头紧蹙。

    终于,过了好一会儿,大夫终于放下了手,无奈地叹息一声,摇摇头。

    “大夫,他们怎样了?为什么会突然吐血昏迷呢?”安谨问道。

    那年老大夫先是恭敬地作揖行礼,拱手说道:“丞相,请恕老朽无能,医术不精,确实看不出二位郎君到底是因何吐血昏迷,但是,找目前的情况来看,二位郎君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要尽快查清原因,因为二位郎君的脉象有些怪异,时而平稳。时而混乱,如是找不出原因,只怕……还请丞相另请高明吧。”

    闻言,安谨的脸色凝重,他唤来家丁,“来人,送大夫出去。”

    大夫离开后,安谨看到多人围成了一堆,便说道:“你们都先回去各自的房里吧,别在这儿站着了。”

    安静的话一出,安清他们也不敢有所违背,便和其他安家子弟先行回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安谨夫妇已经安冉、南凌烨和上官靖。

    “父亲,照这个情况,我们还是要进宫奏请陛下,请他调派御医过来诊脉才行了。”安冉说道。

    既然平常的大夫都无法诊断出六哥和七哥的病因,那么只好请御医来试试看。

    安谨点点头,“只能如此了,我立即让凤林带着我的令牌进宫觐见陛下。”说着,安谨就要出去安排。

    “夫君,还是我去安排吧。”一旁的林音说道。

    安谨看了她一眼,微微颔首,“好,有劳夫人了。”

    林音走后,南凌烨也跟着出去了,他要立即传书给南凌宇,让他将北楚的名医送来大盛,这样一来,也多一分希望。

    “阿冉,你即刻出去请韩大夫过来,看看他是否有办法?你六哥和七哥是难得人才,更重要的是,他们一心为安家,为主家。其实在他们心里,也是支持你的,他二人曾私下跟我说过,倘若你能成为安家少主,他们一定会尽心辅助于你。不论如何,他们两个不能死,不管是为安家还是为你,我都一定要救他们。”安谨淡淡地说道。

    安冉有些吃惊,这些事情,父亲从来没有和她说过。虽然她一直知道,六哥和七哥是个正人君子,但是她和他们之间,也没有太多的接触,可是没想到,他们的心里原来早就想好了,倘若他夺得少主之位,就会辅助于她。

    想到这儿,安冉的凤眸忍不住投向了病床的两人,眉宇微蹙,她叹了口气,看向安谨,无奈地应道:“父亲,阿冉一直都不知道六哥和七哥是这样的想法,阿冉也一定会尽力去救他们的。可是韩大夫那边,恐怕行不通了。”

    “为什么?”安谨不解。

    “韩大夫已经失踪好些时日了。”安冉这才说出来,本来这件事她还没有打算要告诉安谨的,但是眼下这个情况,怕是瞒不住了。

    闻言,安谨挑高了眉,脸上闪过震惊,“怎么会这样?”韩大夫一向与世无争,救济悬壶,深受爱戴,怎么好好的就失踪了呢?

    再说了,韩大夫始终,六郎和七郎在此时出事,这两件事关联起来,也太巧合了吧。

    “怎么会这样?可有查到韩大夫的踪迹了?”安谨问。

    安冉摇摇头,“阿冉已经让人去查了好些天了,不仅是阿冉,还有白家璟之,唐门白澜之,都在着手调查,可是依旧没有韩大夫的下落。”

    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如果他们三方联手,都难以查到踪迹,那么可想而知,劫走韩大夫的人,到底是有多大的势力。

    安冉简直都不能想象。

    “这些事情太蹊跷了,一定要尽快查清楚。”安谨皱着眉头。

    “父亲也是觉得这事蹊跷吧。而且阿冉隐约觉得,这件事情还说不定与此次的少主竞选有关系,尤其是听了父亲刚才的一番话后,这样的感觉更加强烈。”安冉沉声说道。

    听到这话,安谨紧抿着薄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沉思着。

    许久,他才终于开口,“这个问题我们之后再谈论,目前最要紧的,是要先救你六哥和七哥,另外,调查韩大夫下落的事情,也要加快脚步,而且是要秘密进行,绝对不能让人察觉到。”

    “父亲的意思阿冉明白了。”

    “父亲,寻找韩大夫的事情,就交给我和阿冉吧,上官家的事情,已经基本处理好了,短时间内,我还是可以留在大盛的,至少等少主竞选过后吧。”一直没有说话的上官靖终于开口了。

    “兄长,这里的事情,阿冉可以处理的,上官家事务繁多,你若有事,便先回去吧。”安冉知道上官靖是因为想帮助她才这么说的,但是她已经欠她太多了,真的不能再拖累他了。

    上官靖微微勾起嘴角,笑道:“阿冉就这么不相信我吗?”他反问。

    “兄长知道阿冉不是这个意思的。”

    “我知道,但是你也可以放心,我自有分寸的。”上官靖看着她说道。

    对上上官靖的黑眸,安冉暗叹了口气,投降了,“那这次阿冉还和兄长并肩作战了。”

    “这样才对嘛。”两人相视一笑。

    就在这个时候,凤林已经领着宫中的四位御医匆匆赶来,看那匆忙的样子,可以想象,他们是怎样为了争取时间赶来的。

    “家主,御医请来了。”

    “见过丞相。”御医们行礼。

    “四位御医无需多礼,还请先看看我安家六郎和七郎先吧。”安谨亲自扶起了御医。

    御医们轮流会诊,而且在还在低声商议什么,安冉他们目光直直地看着他们,心都要揪在一起了。

    一刻钟后,四人才站起身来,拱手作揖,领头的那位御医说道:“丞相,找二位郎君的脉象和症状来看,他们应该是中了销魂草的毒了。”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89408/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