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杨真的样子,荒老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刚要开口说话,山河老人走上前去开口说道:“这个……杨小友,难道你真的想尝试炼化灭世天囊?”

    杨真抬起头来,好奇的看着山河老人,问道:“难道真的不能炼化不成?”

    荒老也凑上来开口解释说道:“据说蛮荒时代曾经有人尝试过炼化这种灭世天囊,只是没有成功,而且……而且下场很惨。”

    杨真闻言一愣,诧异的问道:“怎么个惨法?”

    魔种死了之后,杨真一直蹲在地上研究,魔种的灭世天囊看上去并不像是能够炼化的东西,看来这么多年没有人炼化成功,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只是灭世天囊实在是太强大了,在魔种身上,竟然能够吞噬万千生灵,这种恐怖的存在,如果不能炼化的话,那就有点可惜了。

    听到杨真的问话,山河老人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的神色,说道:“灭世天囊到底能不能炼化成功,没有人知道,只是魔种毕竟是魔域的生灵,身上魔气侵蚀难消,当年那人炼制的时候尚且顺利,可是时间久了,身上竟然渐渐产生了魔性,而且越发严重,最终落得入魔下场,魔修尚且有人性,那人却连人性都消失不见,完全变成了一个吞噬万物的行尸走肉。”

    听到这话,杨真吓了一跳,双手急忙离开了魔种的身体,说道:“妈的,这么邪乎,能让人变成行尸走肉的吗?”

    荒老走上前来,沉着脸说道:“杨真,老夫还是劝你一句,莫要耽误自己的前途,你天赋卓绝,未来成就不可限量,说不定比我们都要早日突破帝境,如果因为炼化灭世天囊耽误了自己,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杨真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好了,我决定了,不炼化灭世天囊了。”

    众人闻言齐齐松了一口气,杨真的天赋是在场众人所见最高的一个人,如果因为炼化灭世天囊而入魔的话,那对大荒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

    听到杨真说他不炼化灭世天囊了,荒老和山河老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笑意和认可。

    杨真此人,还是可以沟……

    想到这里,所有人的眼睛渐渐瞪圆,尤其是荒老,怪叫一声,看着正在用星泉剑割灭世天囊的杨真,怪叫一声说道:“杨真,你不是说不炼化灭世天囊了吗,那你……在干什么?”

    杨真手上动作丝毫没有停顿,头也不回的说道:“即便不炼化,那也不能就扔在这里不管啊,多浪费,勤俭节约是我们村的美德,出门在外,我不能给我们村丢脸不是?”

    众人:“……”

    好像有点道理,所有人都想劝说杨真放弃灭世天囊,可是有点说不出口来的感觉。

    杨真的话,真要是琢磨琢磨,好像是这么回事。

    灭世天囊啊,这可是灭世天囊,哪个强者不想着拥有?

    先不说炼化不炼化的,灭世天囊好歹是灭世级的天地至宝,真要是扔在这里,杨真不心疼,众人也会心疼。

    这会儿功夫,杨真已经用他那庖丁解牛的手段将灭世天囊割了下来,笑嘻嘻的收进了储物戒指里面。

    如此一来,蛮荒古地一行,也算是完满结束了。

    只是杨真没有想到,还个人情,竟然又复活了一个堪比大帝的天璇圣女。

    天璇小姐姐看上去实在是太漂亮了,杨真觉得,有事没事还是要多去串门才行。

    更让杨真没想到的是,众人出了蛮荒古地之后,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中庭魔门爆发,大批魔修进入主界,魔气肆虐几乎达到了半个中庭如此恐怖的地步,无数魔域魔兽冲出,中庭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杨真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三花圣地如今也算是在中庭之内,莫不是受到了什么影响?

    山河老人看到杨真脸上的表情,沉声说道:“杨小友莫慌,待老夫派人打听打听消息,这次魔门爆发非同寻常,说不定会是大荒的一场浩劫,天下修士定然不会让魔修肆虐苍生。”

    杨真深吸一口气,摆手说道:“还打听什么消息,直接回去就是了,什么魔修不魔修的,若是遇到本骚圣,才让他们体会体会什么叫大魔王!”

    寒嫣儿脸上有些担忧,听到杨真的话,开口说道:“事不宜迟,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哪怕在蛮荒古地附近,杨真也能够感觉到中庭方向传来的恐怖魔气,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影响可能有限,可是对其他的主界生灵来说,就是一场灾难了。

    乾阳宫众人面色复杂的看着杨真,雀翎叹息一声,走上前来,看着杨真宽慰说道:“放心吧,蛮荒时代因为魔域而终结,人类修士不会眼睁睁看着浩劫再次发生,这一次,说不定也是一个契机,大荒万族如果出世,魔修翻不起任何风浪来。”

    杨真看着雀翎,哈哈一笑,说道:“我倒是不担心魔修,只是担心这些不开眼的家伙去打扰小姑凉,魔域或许是大荒的一场浩劫,如果他们敢打扰三花圣地的话,那本骚圣就是整个魔域的一场浩劫。”

    听到杨真的话,在场众人齐齐一愣,脸上全都露出复杂的神色。

    没有人怀疑杨真的能力,杨真这个人,让人不由自主的会想起星泉剑的主人,那个曾经以一人之力硬刚三百六十道天劫的家伙。

    不知道为什么,在场绝大多数人都有一种错觉,杨真的将来,或许会和那个人有些相似。

    山河老人叹息一声,说道:“希望你的结局,不会像那个人那般不幸,老夫这条命是你给的,等老夫处理完生前事,便会去三花圣地找你,希望你到时候不要不让老夫进门才是。”

    杨真咧嘴一笑,说道:“欢迎还来不及,我还指望着你早日突破帝境,到时候随我一起杀进魔域,搞他个天翻地覆呢。”

    山河老人浑身一震,看着杨真的目光哈哈大笑,连声说道:“好,好,这次没能和你共同作战,倒是有些遗憾,希望届时如你所说,别说是魔域,便是九幽炼狱,老夫也随你闯上一闯。”

    众人分别之际,杨真带着寒嫣儿纵身向着三花圣地飞去,一路上,魔气的气息越发的浓郁起来。

    “嘿,这次不知道能不能遇到疏崖那个老家伙。”

    中庭某处,正在咧嘴一脸森然笑意的疏崖忽然打了一个喷嚏,脸色狂变。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89409/1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