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然之声中,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夫子庙的武道盛会将会彻底出乱子了!

    一个是老牌强者,灵气未复苏之前就已经是华夏国前三的青年王者,一身修为高达神境巅峰,而另一个则是如今风头非常旺盛的新晋王者,实力同样非常强。

    龙辰被誉为新晋最强王者之一,实力比之前的那个魏海强大至少一倍都不止,这注定是一场罕见的争锋,孰强孰弱,充满了未知数。

    很快,随着裴君临和林仙儿、苏幼凝的暧昧离开,整个夫子庙都热闹起来,裴君临到来的消息,好像一道飓风横扫整个夫子庙,更是有人夸张到形容裴君临早已经和那林仙儿不清不楚。

    毕竟根据情报资料,这林仙儿和裴君临早就认识,而且林家和裴家的关系始终都不错,更是在同一个城市,这样的关系综合起来,双方之间如果说没一点猫腻,恐怕谁都不会相信的。

    夫子庙的深处,一座檀香味浓郁的院落中,香火极为旺盛,院落里还有一颗菩提树。

    这颗菩提树至今已经存活一千多年,所有人都以为这株老树都已经死了,没想到,随着灵气的复苏,老树也重新绽放出旺盛的生命力,一支支嫩芽冒头,短短三个多月时间内,这株菩提树已经长得非常茂密,枝叶碧绿,沁人心脾。

    平日里,普通人只要站在这颗菩提树底下,都能感觉到思维异常的活跃,思如泉涌,身心皆畅。

    菩提树,又被称作为悟道树,是一株真正的宝树。

    此时,在这颗菩提树的底下,正坐着一群人,这些人任何一个,都是一方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各有气质,各有不同的气场。

    但这些大人物,却在细心聆听着一个身穿黄金战甲,满头金发,器宇轩昂的青年正在讲道。

    这个青年岁数不超过二十,可却真的非常与众不同,他的眉心深处竟然长着一片龙鳞,在阳光底下,折射出奇异的光芒。

    每当青年说完自己的观点后,在场的十多名强者都纷纷跟着点头,那股佩服之色简直毫不掩饰。

    因为这个身穿黄金战甲,眉心长着龙鳞,满头金发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当今新晋崛起的王者中,风头鼎盛的龙辰神王,一个继承了真龙之气的强大后期之秀。

    “敢问龙辰先生,所谓真龙之气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神圣之物,我辈修士又当如何借鉴?”一名强者提问。

    满头金发的龙辰,俊逸非凡,闻言脸上露出魅力四射的笑容,刚准备回答时,突然心有所感,抬起头来看向院落的大门口。

    只见此时院落的大门口处,董旭急匆匆跑进来,其身影未至,焦急的声音已经传出:“龙哥,不好了!那个……那个裴君临来了!”

    嗯?!

    菩提树的底下,原本正在倾听龙辰讲道的一众强者闻言,纷纷面露精光,在这些强者中,不凡一些熟悉的面孔,比如唐家的人,还有江南的张家、郭家、另外还有海外青洪门的强者。

    当听到裴君临这个熟悉的名字后,这些人的反应几乎如出一辙,瞬间‘好学生’模样尽毁,取而代之是一股毫不掩饰的猛烈煞气。

    “这个混蛋他竟然真的敢出现在这里!”

    “呵呵,我们为了他可是早已经等待多时了!”

    “他莫非以为自己还是那个曾经的王者么?一个跌落神坛的王者,草鸡都不如!”

    这些强者们一个个煞气沸腾,纷纷从地上站起来。

    “诸位!诸位!你们先不要冲动!”

    董旭见状,立刻开口大喊道,然后迅速将不久前裴君临用诡异手段,虐打魏海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董旭一番话落下时,所产生的效果是非常大的,只见那些原本气势汹汹想要寻找裴君临麻烦,报仇雪恨的一群人,纷纷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几乎每个人都在想同一个念头,莫非那个家伙其实并没有身受重伤?!

    毕竟这一切其实都是传言,很多人全都是道听途说。

    就连龙辰本人也是神色凝重了许多,冷声道:“这么说来,那个裴君临其实并未真正受伤?”

    “不!这个裴君临肯定受伤了!他的脸色非常苍白,尤其是那精气神,做不了假!”董旭肯定道。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上去干死那个混蛋啊!”

    一名来自海外青洪门的强者,狞笑道。

    其他强者也纷纷精神一振,纷纷开口要求去找裴君临算账。

    “走,我们一起出去看一看!”

    龙辰最后也开口道。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顿时,一群人气势汹汹朝着学宫走去。

    当一群人赶到的时候,整个湖边早已经围聚了黑压压的强者,所有人几乎都是扑着裴君临而来的,无他,实在是这个名字太具有影响力了,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群没见识的家伙,稍微有点事情就一涌而来,真是……”

    来自江南地区的郭家一位强者忍不住冷笑道,可话语刚落就发觉有人暗自顶他的胳膊,不断使眼色。

    这名强者疑惑中转头,就看到身边站着的那位龙辰神将原本俊逸非凡的面孔上,出现了一层寒霜,笑容早已经消失不见,一双眸子正死死盯着湖水中央的某处。

    郭家的那位强者顺着龙辰的视线看去,当他看清湖水中央的情景后,顿时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后跟顺着大腿、脊椎再然后到头皮,全身发麻。

    他看到什么?!

    那个该死的混蛋,竟然和林仙儿以及苏家的小姐苏幼凝有说有笑的坐在一起,一男两女对着碧波荡漾的湖水一边喝酒一边嬉笑打闹,别提多暧昧潇洒了!

    抛开那位苏家的小姐苏幼凝暂且不谈,那个大明星林仙儿谁人不知,早已经是身边这位新晋王者的禁脔,眼下却在如此众目睽睽的注视下,被另一个男人带走喝酒嬉闹,尽显暧昧。

    这简直就是等于在当众砸龙辰的脸,无视所谓龙辰神王的存在!

    尤其是此刻,在注意到龙辰到来后,许多人忍不住将各种诡异的目光汇聚在龙辰的脸上,大家虽然没有明说,可那眼神已经代表了一切。

    就差当众说出,某某头上顶着一片绿幽幽的大草原!

    而此时,湖水中央,凉亭之内,裴君临坐在林仙儿和苏幼凝两女的中间,真的堪称是一个人生得意,潇洒极了。

    在三人的身边,不知何时竟然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精致菜肴,这些菜肴都是蕴含浓郁精血能量的妖兽食材烹饪而成,另外还有数十年的陈酿。

    一开始的时候,林仙儿和苏幼凝两女还有些放不开,可当架不住裴君临的几杯后劲十足的陈酿喝下去后,两个女人霞飞俏颜,美艳不可方物。

    两女一个气质飘渺,好似仙女下凡,另一个则端庄舒雅,大方得体,尽显东方女人的韵味,裴君临坐在中间,难免磕磕碰碰,当真是不知道羡煞了多少男人的眼睛。

    “来!在干一个!”

    裴君临举杯,身体两边香气萦绕,伸出两条俏生生的胳膊,肌肤皆是吹弹可破,很快清脆的酒杯撞击声就传出去老远,湖边站着的许多强者都听到了。

    “谁能帮我杀了他,我特地准许他可以参悟一次真龙奥义的三分之一!”

    充满刺骨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龙辰终于开口,似乎已经无法忍受下去这一幕。

    此话一落,四周原本看热闹的许多强者先是一愣,紧接着纷纷露出难以掩饰的激动之色。

    真龙奥义,那可是传闻中龙辰崛起的根本,虽然只有三分之一,但绝对是一部价值连城的瑰宝,好处难以想象的大!

    “哈哈!只不过是一个跌落神坛的家伙罢了,懂一点雕虫小技,虚张声势,看老夫让他速速现行!”

    一道张狂而霸道的声音响起,下一瞬人群中就有一道气血冲天的身影闪电而起,直扑湖中心的凉亭位置所在。

    这名强者竟然是一个神境中期的修为,年龄虽然已经不小,但那一身修为却很精湛,显然在这灵气复苏的天地异变中,得到了不小的机缘,故而才能保持如此旺盛的气血之力。

    “呀!来客人了!!!”

    湖水中央,凉亭位置,正在陪着裴君临喝酒的林仙儿和苏幼凝两女真的已经醉眼朦胧,见状忍不住双双发出一声雀跃的低呼。

    两女中间,同样在喝酒的裴君临闻言,直接纠正道:“不!那不是客人!而是小丑!为我们喝酒助兴的小丑!”

    “啊?!什么意思?”

    两女不解,风姿不同的俏脸上,满是可爱的画风。

    “就是这样!”

    正在喝酒的裴君临,忽然将手中的酒杯投掷而出,射向碧波荡漾的湖水中某个点。

    哗啦!!!

    异变顿起,只见原本平静的湖面上,忽然出现一道道神秘的纹路,弯弯曲曲,好像天地间的秩序符文,冲天的光芒腾空而起,如同一座天地囚笼,直接将那名冲过来的强者包裹其中。

    啊!!!

    充满惊恐无比的声音传出,那名强者脸色大变,全身金光璀璨,似乎想要冲出那诡异的光芒秩序笼罩。

    然而一切都是徒然的,他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斗转星移,双眼直冒星星,手中的兵器都快要握不住了!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89615/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