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州,大禅山。

    金刚寺内,法克带领十八高僧下山后,方丈智海禅师便立刻请出一位高品宗师级高手,前往沧澜山间打探详情。

    两日后,高僧带回了关于青云寨的详细信息。

    罗汉堂内,普泓等神僧得闻详情后,纷纷陷入沉思。

    再次确认了青云寨的另类后,一众人都思考起这群山贼到底是为了什么。

    其中,方丈智海禅师的面色最为难看。

    普泓知道这个后辈弟子虽然习武天资不是不世出的奇才,但心机城府却是难得一见。

    见他面色不佳,便问道:“方丈可是有何不妥之处?”

    诸尊长看来,智海忙起身见礼,沉吟稍许,道:“倒无其他,弟子只是思及青云寨那位得药王谷传承之少年,以为,颇有妖异之处。”

    普泓等人闻言后略略一思,皆缓缓点头。

    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混帐少年,一年内变成了眼下这等模样,岂非正合“妖异”二字?

    不过……

    “方丈,天下奇人俊杰颇多,先有一姜太虚,再多一山贼,虽更离奇些,倒也不是说不过去。”

    普渡禅师声音苍老的说道。

    其他老僧又纷纷颔首,姜太虚跟随夫子读书十载,五年至宗师,且还是中品宗师,被誉为三国年轻人中的第一人。

    相比之下,林宁只是听起来离奇些罢了。

    毕竟青云寨的战绩,多为田五娘所为……

    但智海显然不这样看,他摇了摇头,道:“太师叔祖,不可小瞧了那位少年山贼。在其未展现妖异之姿前,青云寨不过一垂死挣扎的小山贼巢穴罢了。待其显示出离奇之能后,青云寨方真正一飞冲天。只一年前,随意一位宗师,就能覆灭青云寨,现如今,竟连武圣都无法强灭之,秦、齐二国也只能坚壁清野的困杀。种种手段,绝非寻常少年所能拥有。”

    普渡不解:“方丈说这些之意,又为哪般?青云寨与楚州相距千里,除却本寺《金刚不坏神功》落入他手,不得不打发宗远等人前往,以十年期换回神功,其余再无牵连。那山贼纵再妖异,也当与我山门无相干吧?”

    智海点头道:“太师叔祖之言自然有理,可弟子却想,那少年果真那般好心,以神功换十八宗师效力十年?关键是,还不用宗远师叔他们主动去攻伐杀戮,只作守护山寨之用……青云寨有武圣在,何须我金刚寺武僧去守?”

    普泓老僧道:“方丈是担心,宗远等人会被人挑唆诓骗,被人当刀使?”

    普渡不满道:“宗远等人亦是老于江湖世故的,等闲如何会上当?”

    智海闻言,缓缓颔首道:“只盼能够如此。”

    他发现,青云寨那少年,着实是借势之高手……

    他不担心宗远等人有什么闪失,却担心会牵连到山门……

    然而智海刚生出此念,就见普泓、普渡和另一普字辈神僧普慈三人先后站起,面色凝重之极,看向罗汉堂外。

    智海见之心头一沉,正想问发生了何事,三位神僧并其他七位老僧身形一闪,便出了罗汉堂,站在庭院内,隐隐成阵。

    见此,智海面色骤变,知道他最担心的事,恐怕已经发生了。

    “阿弥陀……”

    “轰!”

    普泓神僧的佛号未念完,一道霸绝天地的玄色龙形拳罡便从天而降,重重的轰在了十位老僧结阵汇聚起的“卍”字阵罡上。

    虽然“卍”字阵罡被轰击后,明显黯淡了下来,并且摇摇欲坠,但毕竟还是承受住了一击。

    但十位老僧中除却三位普字辈神僧外,其他七人无不猛吐一口血,面如金纸。

    眼见比第一击更强大也更恐怖的第二击就要落下,三位普字辈神僧不再犹豫,身形再变,终于布出了金刚寺第一古阵,金刚伏魔阵。

    而在三人外围,更有金刚寺一百零八位武僧,布下了大罗汉降魔阵法。

    内外相合,气息相连下,威势愈发惊人。

    随着古阵列出,登时一个比先前耀眼十倍的金色“卍”字迎着如欲毁天灭地的龙形拳罡升腾而起。

    “轰!!”

    巨大的冲击,使得罗汉堂并诸多僧舍佛堂倒塌。

    但第二击,金刚寺仍接了下来。

    然而,虽然功参造化的普泓神僧只是面色苍白了些,可普渡、普慈二人却面如金纸,显然已是受了伤及根本的重伤,摇摇欲坠。

    若再接一击,必然陨落。

    至于外围的一百零八武僧,更是东倒西歪飞撞出去,倒地吐血不止。

    好在这时,从后山佛塔中又腾空飞出两位灰衣老僧来,迅速补了普渡、普慈留下的空缺,顶住了恐怖之极的气罡。

    金色“卍”字阵罡,也再度缓缓升起。

    满面忧色的智海看在眼里,心里一叹:只可惜这金色不够纯正。

    若是以《金刚不坏神功》布阵,此刻应该是最纯正的金色,又如何能让歹人逞凶?

    只是不管如何,远比第一第二拳更强大的第三击,终于还是落下了。

    “轰!!”

    “砰!”

    “噗!”

    “噗!”

    “噗!”

    “不好!”

    用尽全身功力阻挡冲击的智海看到“卍”字阵罡被破,三位神僧齐齐吐血倒地,一时间目眦欲裂,冲上前去。

    “太师祖!!”

    普渡、普慈二人也顾不得自身重伤,赶紧去看普泓三人。

    这时,方才天上落下一人来。

    身量高大,凌空而渡。

    看着步步走下之人,智海方丈起身,佛礼见客,诵了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可是黑冰台台主东方施主亲至?”

    东方青叶见到了这个地步,老和尚还能沉得住气,心里稍微高看了半分,却也只哼了声,不掩杀意。

    智海方丈见之心里愈发沉重,沉声道:“东方台主当面,贫僧斗胆敢问一句,我金刚寺闭寺数百年,除宗师以下的弟子常年在外云游外,宗师之上的长老,不出山门半步。论理,当不该得自黑冰台。为何引得施主雷霆大怒,施如此霹雳手段?”

    东方青叶闻言,眼中怒意凛然,淡淡道:“宗师不出山门半步?那本座在青云寨看到的秃驴们,都是野和尚不成?本座倒不知,天下除了金刚寺外,还有哪座寺庙能有如此多的宗师。”

    “这……”

    智海面色一变,缓缓道:“青云寨那十八位宗师同门,的确是我金刚寺,却也只是前两日刚去。若是台主认为山门不该掺和青云之事,贫僧将其召回便是,似也不必动如此大怒吧?”

    金刚寺的确无比想迎回镇寺神功,但相较于金刚寺千年传承的生死存亡来说,一部神功就没那么重要了。

    智海万万没想到,此举会引来东方青叶的垂直打击……

    东方青叶听闻此言,脸色却愈发低沉,道:“召回便是?你金刚寺的僧人联合青云贼子,伏杀我黑冰台一太上长老,和十位宗师长老,这等混帐事,只一‘召回’便能了结?”

    言至此,也不理智海如遭雷击的模样,瞥了眼奄奄一息的几位老僧,眼中闪过一抹光泽,随即猛然出拳一道拳罡击打在普渡的额前,普渡连反应的功夫都没有,脑袋砰的一声稀烂。

    东方青叶不再出手,因其余几位普字辈神僧纵然不死也要半废了,不足为虑矣。

    东方青叶也不看诸僧疯狂欲搏命,却被智海死死拦下的混乱场面,只留下一言“若再有下次,金刚寺必不复存在”,之后便飘然远去。

    看着暴毙的普渡,重伤的普慈和奄奄一息的普成、普法两位神僧,以及盘膝而坐,压制伤势的普泓,智海心如刀绞!

    这一无妄之灾下来,金刚寺元气大伤,已经到了伤及根本的地步!

    除却立刻让人搀扶几位神僧和一百单八武僧下去救治外,见普泓睁开了眼,智海立刻上前问安。

    普泓摆了摆手,缓缓道:“你思虑的是对的,山门中了青云寨的圈套。你且派人去问问宗远,到底发生了何事,惹得黑冰台犯下如此大怒?老衲依旧不信,宗远会如此不智,妄自出手,伏杀黑冰台绝巅宗师。”

    “遵太师祖法旨!”

    智海躬身应道。

    另一智字辈僧人看着这满目疮痍,心下悲愤,请示道:“太师祖,是否即刻请宗远师叔等回山门?”

    “不可。”

    普泓尚未回应,智海便立刻否决。

    普泓看向智海,问道:“方丈如何认为?”

    智海苦笑道:“已得罪一圣人,遭逢如此大难,若再引来一圣,山门如何能承担得起?金刚寺与青云寨已定下十年之约,若是提前反悔终结,弟子怕……”

    智字辈僧人闻言怒道:“此皆法克孽障之罪也!!”

    想起那位非主流花和尚,众僧陷入沉默。

    ……

    青云寨,墨竹院。

    东厢小正堂。

    田五娘看着来回走动絮絮叨叨谋划后续的林宁,微笑道:“这还不算完么?”

    林宁一边思索,一边摇了摇头,道:“按理说差不多了,但还要再加点火候。最好三大圣地一同施压,逼一逼那群秃驴。至少也得两大圣地一起……可惜吴姑娘是个女孩子,不然以她五经博士的身份,派往金刚寺走一遭也该够了。嗯?有法子了!”

    见林宁高兴,田五娘也笑了笑,问道:“什么法子?”

    林宁嘿嘿笑道:“让人装姜太虚的使臣,去吓一吓金刚寺如何?”

    ……

    “阿嚏!”

    正从临淄赶往青云寨的姜太虚,忽然打了个喷嚏。

    莫名其妙……

    ……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9871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