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算是白浪的意外之喜吧,有女人主动勾搭他,白浪也不能算渣男,他一向都是不主动但是负责任的——至于过去强抢民女这不是带着玩闹的心情嘛,白少保也是可以当纨绔子弟的嘛。

    再说了豹子头抢个把民女算个啥,他没去我全都要跟老子玩完了不给钱不就不算嫖了已经很不错了——万一学雷大官人让别人说“官人我要”那也是十分糟糕不是么。相比之下白少保的话简直正经到不像话。

    尚秀芳虽然主动投怀送抱,但是她也是个有节操的人,当然不可能跟卫贞贞一起与白浪滚床单,而白浪美人到手那也是精神百倍,第二天就在战场上几乎打爆了朱粲大营外面所有的小营,迫使朱粲大军龟缩不出。

    白浪在一对一之中挫败石之轩,荣登大宗师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白浪跟突厥的那位武尊毕玄一样是属于战阵上的大宗师,而白浪比毕玄走得更远。毕玄的炎阳奇功虽然强,但是在战阵之上绝没有白浪的南斗白虎拳那么强悍。

    南斗白虎拳之名白浪不曾传出,但是白浪倒是说过他的武功是啥——当然这一半是假的,他说给别人听的是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然而此时哪里有人知道十三太保是啥,又是那十三个人?横练金钟罩这种武功一听就是江湖卖解的人练的啊。

    然而不管真的假的,白浪在明面上被人知道的修炼的武功就只有这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而白浪也是以此功练到宗师境界,已经可以通神。他的这一路神功现在也被目之为天下第一硬功,号称战阵杀伐第一。

    白浪确实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突阵的时候更为狂野,这一次更是杀透了两个营寨之后直接弃马步战,挥舞手中的朴刀快意杀戮,以铁拳轰碎后面的营门,然后直接杀进去。在白浪志得意满的狂笑声之中,制造出巨大的血肉地狱。

    但凡敢于拦在他面前的敌寇皆是一刀斩杀,白浪此时浑身白虎煞气被紧锁,让他爆发欲狂却又爆不出来,烧得他自己双目发黄,如同金色的火焰在瞳孔之中熊熊燃烧。这股火焰自焚并且他偏偏还快活得紧的情况下,这人扭曲了。

    扭曲的白浪就是要痛快杀戮,反正眼前的都是禽兽不如的东西,多杀一个世间便太平一分。白浪翻壕越沟如履平地,奔跑速度快逾奔马,浑身上下大家也晓得刀枪不入,天下第一硬功陷阵如神。

    白浪可以说这一天就是长驱直入,完全一如魏武帝赞徐晃徐公明破樊城关羽之围一般。白浪见兵杀兵见将杀将,率麾下十八骑追杀朱粲溃军,只是杀到了朱粲主营之前方才为九重鹿角以及三重壕沟所阻。

    这一路上的追杀破寨十八,覆军杀将。破阵九,斩杀朱粲部将数十,军卒千余人,夺旗三十七面,拖曳千余首级而还。朱粲主营之外的前出营地已经全部被白浪击破,营寨被焚烧殆尽,继续作战的话就是破朱粲主营了。

    此时朱粲大军已经进退两难,进的话士气已衰整个军队也已经七零八落,眼看是没法渡河的样子,退的话就唯恐双龙军跟飞马牧场衔尾追杀横尸百里的样子。朱粲军凶残无比那是对普通百姓,对他们自己的小命可是看得很紧的。

    那么投降输一半?朱粲的迦楼罗军名声如此之臭法,但凡有点野心的势力都绝不会收他们,没得坏了自家名声。“日暮途穷倒行逆施说的就是朱粲这种畜生。”白浪快活地喝着酒,旁边尚秀芳依偎在一边敬酒布菜,白浪享受地哈哈大笑。

    到现在为止,白浪都没看见那个所谓的天下第一巧匠出现过,反正出不出现都无所谓了——出现了白浪也不认为自己就能救他,他的武功杀人可以,救人就没那么爽利。而且仗快要打赢了,只要寇仲带兵出击,白浪这里再带着骑兵冲一波,接下来就是收取朱粲军队人头筑京观了。

    “哎?寇仲、徐子陵,这两个小子我有段时间没见过他们了。对了贞贞你最近见过他们么?”白浪问道,当然换来的是卫贞贞的摇头否认。这两个小子现在已经成了一方势力之主,虽然缩水得厉害,但是恐怕也已经跟过去截然不同了。

    白浪也无意去见他们,现在的朱粲军就是一幢破房子,只需要对门一踢就会全部倒塌下来——这不是一个副来个......

    商秀珣有点儿不高兴,关于尚秀芳的事情,不过尚秀芳是艺术家而商秀珣要管一个牧场上下几千口人的生存,所以当白浪破阵而回并且说了朱粲军的崩溃只在数日之间以后,商秀珣也是好像跳舞一样地活动着,让执事们赶快去整备军马,到时候给朱粲军最后一击——在白浪的带领下。

    这个时候已经不会有不同意见了,诸如什么让双龙军去打,我们只要守住坐观其成就行,毕竟我们之前已经摧垮了朱粲军的军心斗志跟外围营地——本来是可以这样说的,但是白浪被确认为大宗师之后,这种屁话看见白浪就自动消失了。

    白浪要打,那飞马牧场就要打,商场主最好今天晚上就去爬白浪的床——这是执事们的想法。

    这一天的晚些时候,白浪终于见到了未来的“老丈人”鲁妙子——这人形容高古,这是构想这个世界的那港仔写的,在白浪看来就是嘴唇厚额头往后削一副北京猿人的样子,这就是高古了。“不算难看,但是也挺特异的——这女儿居然没有继承.......不对,还是继承了那明亮的眼眸的。”

    白浪想道,父女俩的眼睛如出一辙,都是极为明亮的——在鲁妙子这里就好象是无穷智慧,在商秀珣这里就是美目盼兮——吃货的眼神。鲁妙子也是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新晋大宗师,身材高大雄壮,容貌英武强悍一部胡子跟浓密吊眉更是切合传统的审美感。“果然是美须髯。”鲁妙子也是称赞一句,他对妻女比较亏心,所以商秀珣天然就能克制自家这个不靠谱的老爹。

    商秀珣看中了,鲁妙子是没有发言权的——老头自己花擦擦被女人打成重伤,他的父亲发言权早已经吃屁去了。白浪看了商秀珣一眼,估计这姑娘也不好意思说,于是他主动抓住了鲁妙子。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sodu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98785/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