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骏的脸色变得苍白,他根本就不知道事情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说起来,这件事本来也跟他没有关系,如果不是夏怡跟夏暖两个人做的太过分了一些,余希也不想要掺和进沈家的家事里面来。

    沈喻打量着沈骏,眼里闪过一抹暗光,他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简单,也知道他没出现的,时候,沈骏应该是个什么样的身份,但他现在一点都不在乎。

    “爸爸妈妈,我先离开一会,等会你们叫我的时候我再回来。”

    大概是因为他刚回来的缘故,沈复跟沈夫人两个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嘱咐了要小心,之后便让他自己去了。

    横竖这里也是沈家的地盘,出不了什么事。

    等离开他们的视线后,沈喻直接找了一处角落的沙发,坐了下来,眼神晦暗不明的盯着会场中的每一个人。

    “你好像很不喜欢他们。”

    忽然一道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沈喻直接就被吓了一跳。

    他这才发现,原来沙发的那一端还坐着一个人,只是他坐着的位置被窗帘挡了一半,也就让他没看到这个人。

    “你是什么人?”

    大概也是个家里的什么少爷之类的,沈喻猜测着对方的身份。

    那人从暗中慢慢的坐了出来,直到坐在了沈喻的身边,才让他看清楚了自己的脸,正是进会场之后就开始懒散的薄星宇。

    “刚刚那个站在你妈身边的女人,就是我妈。”

    这个介绍简单粗暴,不过一下子就让沈喻知道了对方的身份,薄氏的长子,生来就是一个天子骄子的人物。

    “是吗?”

    薄星宇轻声笑了一声,拍了拍沈喻的肩膀,淡淡的说道:“我大概的知道了你的身份,只是你在沈家,恐怕没那么简单。”

    他们的这个位置很不错,会场里的其他人看不清他们,他们倒是可以把每个地方都看清楚。

    沈喻心神一动,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这个人跟别人很不一样。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像你们这样的人,不都是在那里的吗?”沈喻朝人群中心抬了抬下巴,眼里闪过一抹不屑。

    薄星宇笑了笑,微微挑眉,淡淡的说道:“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在那里的,他们需要讨好某个人的时候,自然需要在那里,但是当你站在顶端,谁也不用讨好的时候,自然就不需要了。”

    沈喻静静的看着他,似懂非懂的听着他的那些话。

    “现在换你了,你跟沈骏是什么关系?”薄星宇沉声问道,他是看到了他跟沈骏在一起,所以才会出声说话,如果不是这样,他才不会多管闲事。

    “沈骏?”沈喻疑惑的看了一眼薄星宇,像是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薄星宇伸出手指了指还站在沈复身后的沈骏,低声道:“那就是沈骏,你连沈骏都不知道,沈夫人怎么会让你站在她的身边?”

    他问的这个话不是没有道理的,要知道,沈夫人可是很久都没有出席过宴会了。

    这一出席,直接带了个孩子出来,想必现在会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是在注意着沈家的动向。

    哪怕他们心里觉得沈家要变天了,在沈家正式开口之前,也没有人会挑明。

    “原来是他。”沈喻低低的说道。

    薄星宇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等着沈喻跟他说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谁知道他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下话。

    “嗯?”

    薄星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们之间什么关系?你不会是不打算告诉我了吧?”

    “当然不是,我只是没反应过来。”

    他这一反应有些呆萌,薄星宇没忍住笑了起来,他拿起自己刚刚放在小几上的果汁,轻轻的抿了一口。

    “如果你是沈骏的亲戚,那我就不会跟你成为朋友,如果是要给他添麻烦的人,说不定我还会跟你做朋友。”

    这下惊讶的人换成了沈喻,他显然是没想到,薄星宇跟沈骏的关系竟然不好。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沈夫人是我妈。”沈喻低低的说道,他眼神意味不明的看了沈夫人一眼,虽然知道她把自己带回来也是不坏好意,但她对自己确实挺好的。

    “沈夫人是你妈?”

    薄星宇惊讶的看了沈喻一眼,他跟在薄浅川的身边,倒也知道几分沈家的事,沈夫人可是没有生育能力的,不然也不会让一个小三这么蹦跶。

    只是刚刚沈复的反应他也看在眼里,既然沈复都承认了,那就是说,这就是事实。

    不过这样的话,沈喻跟沈骏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很难说了,要知道在沈喻出现之前,沈骏可是内定的沈氏继承人。

    想到向来眼高于顶的沈骏也有这么一天,薄星宇忽然幸灾乐祸的笑了。

    “很好,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说完这么一句话,他便转头看向薄浅川还有余希他们站着的方向,一看他们在四处找人,便知道他们是在找自己了。

    “他们好像是在找我们,我们先过去。”

    “哦,好。”

    见沈喻跟薄星宇一齐出现,余希眼里闪过一抹惊讶,不过,她倒不会限制沈喻跟薄星宇两个人之间的交往。

    “你们两个现在是朋友了?”

    “算是吧。”薄星宇应了一声,然后站到了薄浅川的身边,笑着喊了一声,“沈叔叔。”

    “哎。”

    沈复看着沈喻跟薄星宇一起出现,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谁都可以看得出他眼里的满意。

    嫡出的长子回来,不仅让他心里有了几分动摇,还跟薄氏的继承人搞好了关系,这难免会让夏怡心里有些不安。

    她将沈骏往前推了推,示意他去跟薄星宇说几句话,然而他脸上却露出了难堪的脸色。

    在学校里发生的那些事,夏怡还不知道,要是等她知道了,说不定就不会推沈骏上前了,还会带着人直接离开。

    沈复自然还不知道这些小孩子之间发生的事情,沈骏没有上前打招呼,脸色又这么的难看,他心里难免有些不喜。

    “薄总,关于合作的事,就请你多费心了。”

    薄浅川点了点头,随后沈复要接待别的客人,他们就先离开了这里。

    “妈咪,我先跟着沈喻去别的地方,等会走的时候我过来找你们。”薄星宇指了指沈喻,低声说道。

    余希顿了顿,有些好笑的看了薄星宇一眼,不过倒也同意了这件事。

    沈喻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薄星宇拉了出来,没有继续留在会场上,也就不知道,在他们离开之后,会场里发生了一件事。

    ——

    沈夫人跟在沈复的身后,笑着跟每个人敬酒。

    忽然,中间的投屏上面放出了一段录影带,出现在录像带里面的人是夏暖,尽管这么多年过去,她脸上动了些刀子,但认识她的人还是会认出来,这就是她。

    录影带刚开始播放的时候,夏怡跟夏暖两个人就变了脸色。

    里面的场景是在一个医院里,拿着摄像机的人手似乎有些不稳,导致画面也有些动荡。

    只见夏暖先是从一个病房出来,随后匆匆的赶去了一个放着新生儿的地方,从里面飞快的抱出了一个孩子,然后再消失在了镜头里。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个视频或许会很莫名其妙,然而沈复跟沈夫人两个人已经呆在了原地。

    这个医院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是一个不想去回忆的地方,因为,那就是他们孩子刚出生的地方。

    至于那个病房究竟是什么地方,当年夏暖过来探望的,只会是一个人。

    那就是,夏怡。

    沈夫人拿着酒杯的手颤抖着,她转过头,在人群中准备的找到了夏暖以及夏怡两个人,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直接将酒洒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脸上。

    “夏怡,当初你是偷走了我的孩子。”

    当初那个孩子的失踪,沈复找了很久,但一直没有找到抱走孩子的人,他从来都没想过,那个人根本就没离开医院。

    沈复冷着脸跟在沈夫人的身后,直接朝夏怡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夏怡被这两个人弄懵了,等反应过来后,便不管不顾的往沈复身上扑着,不住的跟他厮打着。

    “沈复,你竟然敢打我,我凭什么打我,当初把我收下的人可是你,让我生下孩子的人也是你,凭什么你要打我。”

    沈复一下子没有挣扎开,反倒是一旁的保镖看不下去,上前将两人拉开了来。

    “你这个疯女人。”

    真是疯了,当初竟然连偷孩子的事情都做出来过,真是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夏怡恨恨的盯着沈复,尖利的声音一直没停下来过:“你以为我想这么做吗?当初要不是你有了家世,还把我养在外面,跟我说会把我孩子带回沈家,我会做这样的事情吗?”

    她那天上午还在开心自己怀孕的事情,结果下午就传来了沈夫人怀孕的消息。

    她们两个人连生孩子的日期都这么近,但是沈夫人生下来的那个,生来就是天子骄子,她肚子里的那个,只会被人叫做私生子。

    她要是不为自己的孩子想一想,谁知道他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98796/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