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铁牛心中惊骇,想象不出那所谓的“尖头鬼鱼”到底是怎样可怕的一种怪物。

    白杨定一定神,说道:“看来这些人全都躲进船舱,就是为了躲避这尖头鬼鱼了!”

    “什么?”常老五神经质地开口一问,但紧随着便连连摇头,“不,不会的!尖头鬼鱼神出鬼没,而且专爱钻破船体直接进入船舱害人,这些人如果当真看见尖头鬼鱼,他们就不会往船舱里边躲,只会跑到甲板上去!”

    白杨一想也对,遂点头说道:“不错!这些人手上有枪,真要看见了尖头鬼鱼,他们只会在甲板上跟尖头鬼鱼决死一拼,而不可能挤进这狭窄的船舱自寻死路!可这些人究竟是为了什么藏进船舱,结果却糟了尖头鬼鱼的毒手?”

    “会不会这些人本来就是进船舱休息来了,只不过留在上边夹板值班的人,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被尖头鬼鱼拖进海里去了?”铁牛提出假设。

    他这个假设并非不合情理,但白杨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很是不妥,正琢磨着要怎么回应,常老五忽然跳起身来,说道:“传说尖头鬼鱼总是会伴着幽灵鬼船而行,这些人会躲进船舱,一定是看见了幽灵鬼船!咱们快走,咱们快走!”

    他拔脚就往甲板上跑,白杨跟随其后,但觉铁牛并未跟上,回头看时,却见铁牛正低着头在船舱中仔细搜寻。

    “老黑你干吗?”白杨问。

    “这冲锋枪非常先进,我想找两只弹匣带上!”铁牛说。

    白杨不放心留他一个人在船舱,只好就站在通往上边夹板的楼梯口。

    偏偏听见上边常老五一声惊呼,白杨立刻纵身越过几层楼梯,直接跳到了甲板之上。

    却见常老五满脸惊骇,正用手指着飞浪湾出口的方向。

    那方向依旧狂风呼啸大浪翻滚,从这相对平静的海湾之内往外看,简直就像是末日景象。

    但就在那狂风大浪之间,忽隐忽现地似乎有一只船舶在随着海浪翻滚飘摇。

    “是有其他船舶想进海湾避风吗?”白杨问。

    “不不不!”常老五面色发白浑身发颤,“那不是普通船舶,那是……幽灵鬼船,那是一艘……能杀人的幽灵鬼船!”

    白杨很是惊诧,仔细再看那船,但因狂风暴雨跟滔天巨浪连成一片,视线难以及远,所以根本看不清楚。

    就感觉那船在巨浪中忽隐忽现,好像时刻都会翻转倾覆,但却始终在浪涛之中飘摇不倒,也没见它往海湾之内驶入进来。

    正想着莫非这船真有古怪?突听得船舱中发出一声惊呼,紧随着便枪声大作。

    白杨大吃一惊,立刻便要重新跳进船舱,却只见人影晃动,铁牛的身体竟从船舱口倒飞而出,正好撞在白杨身上。

    这一撞撞得好重,以白杨身上的力气,竟被撞得跟铁牛一同往后跌倒。

    白杨当此之时无暇细思,只是顺着夹板一个翻滚爬起身来。

    铁牛也跟着爬起,叫道:“老白小心,很可能是那什么尖头鬼鱼上船来了!”

    白杨被铁牛撞倒之时,便已料到肯定是有什么怪物袭击铁牛,将铁牛从船舱中撞飞出来。

    耳听铁牛一喊,白杨立刻抽出黑剑,一双眼更是盯紧在船舱出口。

    却见黑影晃动,有一条很像蟒蛇、更像大鳗鱼的怪物,从船舱之内游了出来。

    它身体的长度,至少在五米以上,而它身体的直径,则超过一尺。

    它一张嘴巴比鳗鱼的嘴巴要尖长很多,而且它浑身并不像鳗鱼那样光滑,而是有一片一片大而明显的鱼鳞覆盖。

    唯独它那尖长的嘴巴上,并没有一片鱼鳞,而且也没有鱼鳞那样的微微反光,看来就像是套着一层坚硬的甲壳。

    “尖头鬼鱼!真的是尖头鬼鱼!”常老五大叫。

    之前在那狂风骤雨之中,他尚且镇定自若。及至后来看见海盗船,他仍没有丝毫慌乱。

    但此刻看见尖头鬼鱼,他却吓得面色如土情绪失控。

    铁牛半蹲在地,再次向着那尖头鬼鱼猛烈射击。

    但那鬼鱼行动如电,一条蜿蜒曲折的身体陡然伸直,尖长的嘴巴向着铁牛撞击过去。

    铁牛在船舱之中吃了它一次亏,一见它尖头撞到,立刻就地翻滚躲避到一边。

    同时白杨大喝一声,身体纵跃过去,挥起黑剑猛力斩向那鬼鱼长长的身体。

    只听“噌”的一声响,白杨并未感觉手底剧震,但剑身划过那鬼鱼身上鳞甲,却竟似有金属之音。

    “尖头鬼鱼刀枪不入,咱们不可能斗得过它,不可能斗得过它!”常老五再发尖叫,看起来已经浑身发软站立不稳。

    白杨一剑从鬼鱼身上划过,确实未能见鬼鱼身上有半点伤痕,反而那鬼鱼迅疾回头,尖长的嘴巴撞向白杨。

    这一撞迅快如电,白杨要想闪身躲避已经不及,不得不双脚使劲一个大翻身,脚尖踢向尖头鬼鱼尖长的脑袋。

    “砰”的一声,白杨只觉脚尖生痛,果然像是踢上了一块生铁一样。

    但他这一踢力量极大,也将那鬼鱼脑袋踢得向天昂起。

    铁牛手上虽然有枪,但怕射中白杨,不得不赶上前来,将枪管朝下,对准了鬼鱼长大的身体扫射。

    那鬼鱼一身鳞甲当真是坚韧无比,即便是子弹也射之不穿。

    但子弹的猛劲,却将鬼鱼身上射出一个个凹坑。

    那鬼鱼身上吃痛,放过白杨不再攻击,而是铁头一摆,又向铁牛撞到。

    铁牛立刻飞身后退,可鬼鱼行动太快,坚硬的头部仍旧撞在了铁牛身上。

    只撞得铁牛一条身体腾飞而起,半空中一掠数米,居然“扑嗵”一声,摔落在了那边的大船上。

    丁思诚在那边船上听见枪声大作,担心白杨铁牛安危,已经纵身跳到了这边黑船上,剩下姓蒋的师徒以及几个船夫,全都眼睁睁看着黑船上尖头鬼鱼与白杨铁牛激烈拼斗。

    几个船夫固然吓得浑身发抖不敢动弹。姓蒋的师徒同样战战兢兢不敢到黑船这边来支援。

    那边船上铁牛刚被撞飞,丁思诚身影飘飘扑到了鬼鱼跟前。

    他左手拿着那柄特制的折扇,右手却握着一柄手枪。

    随着尖头鬼鱼脑袋晃动,他的身体也跟着左右飘飞,枪管持续对准鬼鱼尖利的头部连续射击。

    那鬼鱼嘴上头上虽然不怕任何利器,但它两只眼睛却跟其它生物一样脆弱。在丁思诚追踪射击之下,那鬼鱼不得不晃动脑袋连连闪躲。

    它身体硕长,伸缩灵活,头部后缩,尾部却骤然挥出,向着丁思诚重重扫了过去。

    丁思诚轻身功夫之高明竟不在红门主之下,一见鬼鱼尾部扫到,他立刻纵身飘飞,闪过鬼鱼尾部横扫,脚尖在鬼鱼隆起的身体上轻轻一点,身体顺势前扑,仍旧逼着鬼鱼头部继续射击。

    那鬼鱼被它逼得整条身体一个翻滚,硕长的身躯居然凌空飞起,横着撞向丁思诚。

    丁思诚不得不向下坠落,躲开鬼鱼身体横撞。

    那鬼鱼好不容易抢回先机,尖利的头部立刻又向着丁思诚电射而至。

    白杨早就知道丁思诚功夫高绝,但也没想到居然会高到这种地步。

    就那么稍稍一愣神之间,那鬼鱼已经抢回先手,逼得丁思诚不得不顺地翻滚,躲开鬼鱼尖嘴狠撞。

    只听“砰“的一声响,那鬼鱼撞击过猛,在丁思诚翻滚躲开之后,鬼鱼尖利的嘴巴居然将黑船夹板撞得碎木纷飞,现出一个大窟窿来。

    白杨明知鬼鱼浑身上下刀枪不入,但眼睁睁看着丁思诚遇险,情急之下不得不双手紧握剑柄,用尽全身力气,向着鬼鱼圆大的身体中部狠狠一扎。

    那鬼鱼纵然刀枪不入,但一来黑剑锋利无比;二来白杨力气之大甚至超过了子弹之猛;三来剑尖扎上鬼鱼的身体,不像子弹那样立刻弹射到一边,而是顺着鱼鳞轻轻一滑。

    这一滑立刻滑进了鱼鳞跟鱼鳞之间的缝隙,黑剑虽未能破势而入,但剑尖之下也立刻有血液流出。

    那血液并非红色,而是蓝色,只不过当此之时白杨根本顾及不到这一点。

    (请看第306章《海上迷雾》)

    【本来想今晚连更两章,但因下一章写得不满意,需要细致修改,所以明天上午更新下一章,明天晚上连更三章。感谢您的跟读支持!】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98856/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