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牙是慈悲之刀。

    不能杀人,却能救命。

    传闻中以仁慈的手挥刀,一瞬间就能活数百人。

    韩枫现在不用活百人,只需要活一人。

    在原世界观中,天生牙是通过斩杀冥界使者复生死者,在这个不存在冥界使者的世界,作用方式则变成了驱走死气注入生机。

    随着天生牙的生机缓缓注入灰衣剑客的躯体,本来已经凋敝的躯体又重新焕发生机。

    白衣少年没发现这一点,还把头埋在灰衣剑客的胸口恸哭。

    却听见苏醒过来的灰衣剑客重重咳嗽了两声,伸手轻拍了一下白衣少年的脑袋。

    “爹!!”

    少年抬眼,满脸惊喜。

    韩枫众人站在旁边,也不打扰。

    不过灰衣剑客还是留意到了一旁气度不凡的韩枫众人,挣扎着想要起身。

    却被韩枫以真气托住。

    “这位朋友,你的生机虽然已经复苏,但是致命伤势仍在,还是不要着急起身为好。”

    灰衣剑客被韩枫的无铸内力托住,起不来身,只好坐着向韩枫抱拳:

    “尊驾救我与犬子性命,在下感激涕零之心无以言表!”

    灰衣剑客是个懂行的,莫说韩枫众人气质高绝,就是刚才那随行侍女一样的宫装美人一招取上百人命的手段就得是个上三品,这一行人身份之尊贵令人难以想象。

    韩枫轻笑:

    “路见不平,举手之劳,当不得感激,只是这群人训练有素、目的明确,不知是何来历?在下自东武林之外而来,对东武林局面并不了解,但想不到在一台三殿治下竟会有此等事件?!”

    “是地鸣殿的人!”灰衣剑客还没答话,白袍少年就先抢先开口了,“我看见了他们的标志,二叔扯下了一个杀手袖子里的地鸣殿袖标!”

    “一定是他们!是他们记恨我们徐家上个月帮海楼殿夺下了盐山的矿藏!”

    少年人说得信誓旦旦,眼里半是仇恨半是悲伤。

    但是灰衣剑客立刻呵斥了少年:

    “容儿!”

    呵斥少年之后,灰衣剑客看向韩枫:

    “回禀尊驾,敌人趁着夜色进攻徐家,训练有素配合无间必定经历过长期训练,举止间似乎有意又似无意留下地鸣殿出手迹象……在下也无法做下判断。”

    嗯……

    韩枫闻言,进入思考……听白衣少年坚定语气,似乎认准了三殿之一的地鸣殿,但是也正如灰衣剑客所言,堂堂三殿之一若要出手,必定不会留下这么多首尾……是有人栽赃嫁祸?又或者地鸣殿自己故弄玄虚?

    值得长考。

    “那不知你们接下来有何打算?”

    灰衣剑客愣了一下。

    “吾父子二人已经是无家可归之人,暗中势力也不会放过我们……思来想去,或许只能前往东方叔同山投奔亲人了……”

    “叔同山?”韩枫眉毛一挑,“你们要去的地方可是【秋水一家】?”

    “是……秋水一家【首领】徐沧琅出自徐家祖脉,算起来是在下的叔祖,我与我儿徐容正打算前往【秋水一家】投奔。”

    灰衣剑客思衬着回答。

    “哦,这样啊,那正好,”韩枫合掌,“我们也要去【秋水一家】,咱们同行吧。”

    灰衣剑客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韩枫看他这模样,也知道他在想什么……自己这样一群看起来就不简单的人一上来就要跟着别人去找人家叔祖,真的是有点儿太可疑了……

    “哦,我们是受御雄关守将谢澜将军所托,前往【秋水一家】寻找【清荷倦咏】苏见霜。”

    “苏御令?”灰衣剑客闻言思考了一下,点点头,“那就不能相辞了。”

    最终,韩枫众人带着灰衣剑客两人一起出发前往叔同山。

    一路太平,也没有什么额外的刺客前来追杀,将近一天时间就到了叔同山。

    这是一座山脉,虽然远比不得玉疆山那种可以分割九州大陆的巨型山脉,也着实不小了。

    灰衣剑客识路,引着韩枫一行进入了叔同山深处。

    时维盛夏,天气炎热,但这山中倒是阴凉,水汽轻柔,山岚温和。

    前方是两座山峰之下的盆地,入口是一座狭缝,其中被白色雾气完全笼罩,肉眼看不清晰内在情况。

    “叶先生,这里面就是就是【秋水一家】的据点所在了。”

    灰衣剑客徐当阳向韩枫解释道。

    韩枫闻言向徐当阳点点头,带着众人准备进入。

    而在此时,远处传来了青年人的呼救声……

    “徐大哥!!救命啊!!”

    “快来人呐,杀人啦!”

    呼救声中气十足,倒不像是处于什么危局当中,不过叫嚷得的确相当厉害。

    然后就看见一名身着玄黑色敞袖长袍的青年背负一名黑色重剑从韩枫众人后方跑过来,身如飙风,向【秋水一家】所在的山谷之中跑去。

    而后只见两名长髯老者带着数十名身着水蓝色劲装的精英武者从后方追了过来。

    这名黑袍青年看着年纪不大,功力却不低,已经初入三品。

    而追来的为首两名老者修为已经到了一品。

    虽然东武林武力不俗,但是上三品也仍旧是高端战力,这里情况必然涉及一台三殿,韩枫打定主意不要插手。

    然而,黑袍青年刚想冲进山谷当中,后方追来的其中一名老者就开始手掐咒印。

    随之,【秋水一家】的入口被一股水蓝色的波纹状巨幕拦住。

    “姜少殿主,你杀了我们海楼殿宫长老的亲孙女,这件事情海楼殿一定要讨个说法,您还是老老实实跟我们走一趟吧!”

    另一名长髯老者声音凌厉说道。

    “我呸,我跟你们回去不得被海楼殿的老疯子打死?”

    黑袍青年啐了一口,冷笑着说道。

    “我再跟你们说一遍,那个女人不是我杀的,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海楼殿有任何不满大可以等我回了地鸣殿再来跟我对峙!”

    黑袍青年背负巨剑,身形衣袍随着山风而动,青年人气质阳光热烈,倒不像是个杀人犯。

    韩枫身后的徐家父子听见地鸣殿的名字,却是神色一变。

    疑似不共戴天的仇人呐……

    “少殿主说笑了,您要是回了地鸣殿,放眼东武林又还有谁能够治您的罪呢?”

    长髯老者森森笑道。

    “哈哈哈哈!”黑袍青年却是仰天长笑,黑色重剑出现手中,“你们看看,你们根本不想探究我有没有杀人,你们只想治我的罪!!”

    “铁证如山!你还想怎么狡辩!?”

    另一名老者显然性情更加暴烈一些,大声呵斥指责。

    黑袍青年则是冷眼回应。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说着,黑袍青年一身剑气霸道冲霄而起,看向衣袍的韩枫:

    “朋友,你们往一边儿稍稍,待会儿别影响到你们~”

    “哦,不碍事。”韩枫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双手交握,回以一个微笑,“你们慢慢打,我看着~”




欢迎大家访问:恐怖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bxiaoshuo.com/book/98899/431/